快捷搜索:

一大家子“逛吃逛喝”17个月 整个云南都是它们的乐园!

  8月12日是世界大象日。而就在8月8日,云南北移亚洲象群又传来消息,它们已经渡过元江,离老家是越来越近。在它们一路“象”北,又“象”南折返的过程中,象群的一举一动都成为了人们关注的热点。

  为了确保人象平安,许许多多的人夜以继日、默默付出,为象群保驾护航,让“象”往之路成为了最美风景。这次亚洲象群迁移,也成为了一次科学之旅、探索之旅、保护之旅。

  去年3月的一天,天空很蓝,天气很好,大象一家决定去旅行,它们一路向北,在2021年的4月到达了玉溪。

  4月16日,象群进入玉溪市元江县;5月16日,到达红河州石屏县宝秀镇;5月24日,到达玉溪市峨山彝族自治县;6月2日,到达昆明市;6月6日,一头公象离群;6月9日,到达玉溪市易门县,独象在昆明市附近;6月17日,到达玉溪市峨山县大龙潭乡,独象在昆明市晋宁区;7月5日,到达玉溪市新平县,独象在玉溪市红塔区;7月7日,离群独象被送返西双版纳;7月10日,到达红河州石屏县;7月27日,到达玉溪市元江县;8月8日,跨过元江桥。

  象群这趟走了很远,110多天,1300多公里,走了大半个云南。出门时,象妈妈担心小象会被日晒雨淋、风吹雨打,怕小象受到伤害,可是事实证明,象妈妈想多了。这一路,小象不但有吃有喝有玩,还有人一直护着它们的安全。

  北移亚洲象群安全防范工作省级指挥部指挥长万勇:“截至8月8日,云南省出动警力和巔象食近180吨。”

  保护象群的人们,费了不少心思。上个月象群想过一个高速桥,他们足足陪了大象三天,临时封了好几次路,为什么要费这么大的事?因为十几头象,想统一步伐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  大象过桥,它们有哪些“战术”?7月6日,昆磨高速公路临时封路,供象群通过,大象却不领情,绕路觅食;7月7日,再次爽约,附近玩耍;7月7日22时,经过桥下,走走停停;7月8日凌晨,成功通过。

  象群过高速桥就花了三天时间,过元江就更费事了。元江水很急,象群不敢直接过桥,北移亚洲象专家组给象群选了另一条路,象群才敢过。

  北移亚洲象专家组成员陈明勇:“我们从象群回到元江县就开始着手这个工作了,有一座老桥的车流量比较少,为象群过江也是一个比较好的选择。”

  专家组成员为了让象群平安过桥,做了不少准备,比如:拦住车辆,给道路降温。预备吃的喝的。大象都习以为常了,但是还有让它们更意想不到的操作。

  云南省森林消防总队野生亚洲象搜寻监测任务分队负责人杨俊雄:“专家组成员在离桥600米的地方设计了一个水池,供大象嬉戏玩耍和休息,让它们调整自己的心态,可以起到降温的作用。”

  云南省森林消防总队野生亚洲象搜寻监测任务分队负责人杨俊雄:“这个象群家族非常聪明,警惕性特别强,在离桥4.5公里的地方,老国道跟昆磨高速交叉口一个小桥的时候,头象犹豫了十多秒后,让象群家族全部往后退,往山上走了。”

  专家组成员耐心地陪着象群待了13天12夜。在8月8日,奥运会闭幕当天,象群过桥了。

  云南省森林消防总队野生亚洲象搜寻监测任务分队负责人杨俊雄:“8月7日和8日,元江的气温达到了41摄氏度,它们到林子里面休息,特别是那几个象宝宝。下午,在池子里洗澡、游泳、玩耍、喝水,玩得很开心,整整休息了一个晚上。一头象在前面警戒,过了桥10多米的地方,那头头象左顾右盼,观察了十多秒,然后后面的象一起跟上,一起过这个桥。”

  北移亚洲象专家组的总指挥是国家林草局派出的指导组,象群经过的地方由很多个部门组建了专门的“专家组”“监测队”“护象群”。他们告诉沿途住的人家要好好爱护大象,还专门编了有趣的口号,叫作“熄灯、关门、管狗、上楼”,就是为了保护大象的安全。

  虽然象群这次旅行动静有点大,但是人们都很喜欢它们,尤其是同行的小象们,还成了小明星。大家关注它们的一举一动,还给它们做了MV。

  在镜头里看到的大象是萌萌的,但其实它们的个头比人类大很多,突然走到人们面前,人们绝对会被吓到。6月1日晚上,天天陪着大象的人们就被吓了一跳,因为象群正在转场,人们为了保护它们,就离象群很近。

  云南省森林消防总队野生亚洲象搜寻监测任务分队分队长杨翔宇:“象群离我们只有10米到20米的距离,当时所有队员都屏住了呼吸,但是,其实它们对我们是不理不睬的。”

  幸好有惊无险。不过,很少发生这种情况,人们以前没有经验,但是为了更好地保护象群,大家一边陪象群一边学习,把象群的习惯研究得清清楚楚。

  云南省森林消防总队野生亚洲象搜寻监测任务分队分队长杨翔宇:“一方面沿着象群的脚印、粪便,或者是它们扔下的树枝和落下的食物来寻找象群的位置、方向。另一方面是通过听声辨别,比如说附近有野象的声音,我们就可以大致判断它们的发展方向,通过这两大方面来寻找象群的蛛丝马迹,同时为我们的无人机监测提供有力的支持。”

  云南省森林消防总队野生亚洲象搜寻监测分队无人机飞行C组组长韩建:“由于象群行进的速度比较快,我们只能一边开车,一边操作无人机来进行跟踪监测,在跟踪监测象目标进行观察,一旦发现有活动目标,我们就会启用无人机的喊话功能进行预警疏散,同时把画面回传指挥部,由指挥部协调当地干部对周围群众进行专人疏散。”

  有了这些保护,象群一路平平安安,也没有伤害到人类。这一场旅行一下子让大象们成了网红,连国外的媒体和网友都超级关注。还有8公里象群就要回到它们的家——墨江了。

  这次亚洲象群的长距离北移,是一次人和大型野生动物的生动交流。我们从中能看到野生动物保护工作取得的成效,也感受到亚洲象保护工作仍然任重道远。调查监测显示,近年来,云南亚洲象种群呈现三个明显变化:数量增长、种群扩散、习性改变。

  随着全面禁猎措施的实施,人类对亚洲象的威胁消失,野象由原来的“怕人”,变成了现在的“伴人”活动,人象活动空间高度重叠。亚洲象保护和安全防范是一项系统工程,关系生物和生态安全以及公共安全管理。立足生物多样性保护,尊重自然、顺应自然、保护自然,不断探索人与自然和谐共生之路,人们期待,所有的“象”往之路都能成为更美的家园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